294_59px;
1920_300px;
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本所动态
秋游刘家峡
来源: 作者: 更新于:2020-8-25 7:00:13 阅读: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同样的,我也是第一次写游记关于出游,我没有很多故事,因为我是一个特别懒散,只要有条件坐着就一定会躺着的人,很少出去走动,关于旅游关于游记,只能想起徐霞客和瓦尔登湖,仅此而已了。
说起要一起出去走走其实已经很久了,直到上周才真正决定下来。刘家峡对我来说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熟悉在于兰州人每天都在用刘家峡水电站发的电,和临夏人一起住在黄河沿岸,同饮黄河水,都说兰州被河穿城而过,其实这个说法不是很准确,不是河流经城市,而是人逐水而居,水带来了农业文明,对水依赖的减小带来了工业文明,这是时代的浪潮裹挟着时间和经验。陌生在于平凉以西除了兰州以外的地方我基本都没有去过,更不用说一路西行了。
刘家峡属于临夏州永靖县地界。临夏是回族自治州,我对回族不是很了解,也没有太多渊源。只不过小的时候住在粮油公司院子里,我房间的窗户正好向东,面对着一个清真寺,每天早上五点半都能听见他们念经的声音,踩着这个点起床上学,至于经里念的什么反正我是一句都听不懂喽,也不会特意去听;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回族小男孩总是用铅笔扎我手心,把我的作业本弄脏;很有就是我有一个至交好友是个回族男生;另外,还看过《穆斯林的葬礼》,本来看这本书是很好奇少数民族的葬礼会是什么样子,我对民俗文化的东西总是很感兴趣,但是看到最后发现其实关于这一部分也没有讲多少。韩星月的温柔美丽,凄凉的感情似乎没有引起我多少兴趣,所以这本书被归类为我最不喜欢的书。我对回族的了解不过就是这些罢了。有些东西如果不刻意地去学习,就真的一无所知,我记得徐律师有一本书专门讲回族文化,大约一千多页,我看了不到一页就还了回去。
出发前一天我跟我哥哥说我最喜欢画船听雨眠的感觉,哥哥嘲笑我:人家那些都是南方的小河,你跑到黄河诗意去了,果然只要心中有沙滩,哪里都是马尔代夫。这个地方不算远,不过还是很激动的,这是我第一次和除了家里人以外的人一起出去。
周六大家都起了大早,我穿着我的红裙子往徐律师家门口走,这也是我第一次穿红裙子,每个女孩子都应该有一条红裙子和一条白裙子,穿着红裙子和最好的伙伴一起玩耍;白裙子要穿给想起时眼角眉梢都挂着笑意的男孩子看。就好像每个男人生命里都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红玫瑰,一个是白玫瑰。走在路上,卸下平日的压力和疲惫,才感觉到初秋的风有一丝凉意,天色尚早,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这两天的刘家峡之行很是顺利,我们顺利地在西固回合,慢慢悠悠驱车而去,很少听徐律师放歌,一般都会收听兰州交通广播电台,这一路上很多藏歌和老歌,我知道这种喜好是他的经历和过往造就。大家笑称徐老师的歌很有年代感,其实并不是父母那一代人跟不上潮流,他们只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自己二十岁时喜欢的歌而已,虽然歌曲很是伤感,什么我等了三年又三年之类的,讲的不是王宝钏。但是目光所及是他们特有的青春回忆。这一路上,徐律师和张律师喜欢上了玩狼人杀,作为律师本来就善于推理和言辞,给这个游戏增加了很多趣味。徐律师做狼人的时候总是很紧张,张律师总是背黑锅,猴子会憋不住笑,我特别想做狼人。大家喜欢这个游戏的原因在于它既有逻辑性,符合律师的职业特点,又不必过于认真和缜密,其实人生中我们不必是神探,事事洞悉和明了,这样的人是很无趣的人。我以为船上的七个小时就要这样度过了,直到大壮喊我们去外面看风景,我不知道甘肃也有泾渭分明的景象,也不知道这种慢慢漂的大船会比小快艇更惬意。那天天阴着看不见太阳,更添一点朦胧感,师傅的一个成语描述很准确——水天一色。下午大家好像都进了船舱休息,我和男张律师坐在甲板上聊天,甲板上的风徐徐而来,特别舒服和轻松,我们天南海北的聊着,我还给他背了一段《逍遥游-皇帝问道》说到以后老了要去做道士,有的人总想经历很多,尝遍各种滋味。就像李叔同。余秋雨在《文化苦旅》里说他年幼时遇到一位老僧,别人说你不认得他,他是弘一法师。总算在六点多,太阳出来了,我教大家出来看落日,在夕阳的余晖里,黄河也多了一丝柔情。船靠岸时有一种远航打鱼回来的感觉,只是渡口无人迎接,也没有什么奇遇,不像郭襄枫林渡口初相见,一见杨过误终身。
我们吃晚饭和住的地方就在水库边的小村落,古风的木制装修,遍植月季花和大理花,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野花,我一直以为那是格桑花,直到徐律师告诉我格桑花只有黄色,对周围环境要求很高,和狼毒花完全相反,这让我想起庄子说过的一种鸟,其名为非练食不食,非梧桐不栖。
来到黄河边,一定要吃黄河大鲤鱼,我本来是没有多少兴趣的,因为名头大的美食很多虚有其名,说是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但是我第一次吃武昌鱼的时候却觉得肉质又干又柴,不过尔尔。出乎意料的是这个黄河大鲤鱼名不虚传,细腻润滑,再加上大师傅烹制的刚刚好,味道非常不错。
人在极度高兴或者悲伤的时候是最容易喝醉的,这次也是一样,大家聊着聊着,天也黑了,一件酒也基本快喝完了。我很不能理解那些排斥喝酒的人,人生不能太拘谨,有时候随行一些,大闹一场,悄然离去。最荒唐的事才是最难忘的事,就好像我一定会永远记得我扶着师傅往休息的院落里走,他差点把我推到花园里去。我帮每一个人扫了炕,忽然有一种农家女人的感觉。本来说好晚上去看星星,等安排所有人睡下,十二点已过,我和大壮还有张律师躺在炕上聊天,透过窗户看见窗外影影树动。那一晚真正休息时已经凌晨两点。本来以为我们会睡到日晒三杆,结果五点半就有人醒来在院子里转悠我和猴子在门口的台阶上蹲一蹲,陇东人和陕西人一样喜欢蹲着,有的人吃饭也蹲着。后来男张律师说早上看见一个白衣女人站在他窗下,那正是穿着白色碎花睡衣头发凌乱,腿蹲麻了站起来的我,怎么就被当成了女鬼?只能安慰自己聂小倩也是女鬼,还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呢!我和猴子去河边走走,昨天约好看日出的人就剩我俩,雾气之下,连黄河也有一种海的烟波浩淼。只是涌动的河水让宿醉的猴子顺利吐了。
师傅说真想在这么一个地方一直住着,每个奔波劳碌的人心里可能都有一个田园梦,现实的生活就像金庸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寸心之争生死忘矣。我们需要喘息的时间,可能本身骨子里并不排斥热闹,只是害怕疲惫,如是而已。·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上篇:

下篇:

Copyrights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甘肃惠普律师事务所  陇ICP备11000446号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1606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